WM

在循规蹈矩中享受自由的欢愉

「这似乎恰恰是丢勒的忧郁所体验到的。长着翅膀,却缩着身子坐在地上——戴着花冠,却被阴影遮蔽——配备了技艺和科学的各种工具,却无所事事地沉思,她给人的印象是一个富有创造力的生灵,却因意识到那将他与更高思想境域隔离的不可逾越的障碍而陷入绝望。」

摘自:《潘诺夫斯基论丢勒的《忧郁之一》》 - 〔美〕潘诺夫斯基

评论